楚尘

童联社温州作文网主编
资深媒体人
自由撰稿人

蚯蚓之报复

      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人视为老生常谈,然而其中有至理焉。慈祥可召天地之和,残忍终犯鬼神之忌。此话引自温州清末的《点石斋画报》中“火鼠焚居”一文,说的是仓桥街一家锡箔店捕获一只老鼠,涂上火油而焚之,老鼠疼痛万分,窜入柴堆,转瞬之间,店铺也合着老鼠烧成灰烬。店主之残忍迅捷招了报复。

      读完这则故事,不禁感慨,其比投鼠忌器教训更深。夫人读之,忽然警醒:我们不能犯这样的错误。话音犹在耳畔,一夜之间,我院中的两棵樱花树春之新叶全部黑死,早晨发现,大惊失色。急忙呼花农过来,问之原因,方知昨日类似“火鼠焚居”的故事已经在自己家中发生,天哪,如何有这般凑巧?

      原来,昨日上午花农给花园剪草之后,但见草地坑坑洼洼,其中小洞无数,细辨,捉出数只蚯蚓,断定这草根为蚯蚓所伤。我请花农取草皮补之即可,不必伤害蚯蚓。不曾想花农背来农药喷器,对着那蚯蚓的洞穴猛烈喷洒,待觉察到空中恶臭急忙关窗时,农药已经布满花园,当时也没有阻拦,以为这也是花农的工作,要尊重。哪知道,灭了这些蚯蚓,却会招来两棵樱花树新叶的枯死,呜呼哀哉,人杀蚯蚓太过残忍,天假农药之毒毁了人种的树,这便也是报复。对“火鼠焚居”的验证也忒迅捷了吧?

       樱花树的枯叶被剪净,这春树一日之间成了秃秃的冬树,不忍去看,前几日还因枝叶繁茂低垂挡路,有修剪之意,终不忍下手,哪里想到,今日却会因毒杀蚯蚓而害了一树的新叶,痛惜痛惜。只恨自己追求完美之心,草地不整齐便不整齐,留点空间给那虫虫生存,何必要平整如毯?更恨花农残忍,将草地之缺补上也罢,何必要对蚯蚓下重药,斩尽杀绝?这世界不是人独有的,这些花草虫豸也是其间的成员,人还是心怀仁慈,多与这些虫豸和谐相处吧,毕竟,我失去的只是草与叶子,而蚯蚓失去的是性命。

 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