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尘

童联社温州作文网主编
资深媒体人
自由撰稿人

回来 / 楚尘


时间的猛兽打了个盹

听见那轻微甜美的鼾声

屏住呼吸闭上眼睛

趁机跑回自己的小时候


还坐在那个淡蓝色的窗口

翘首等着下班的妈妈回来

妈妈年轻时候的微笑

阳光温暖美好


多年的思念穿透隧道

黑暗里找到亮的出口

可惜猛兽守在那里

它醒来了 又把你关在门后


诗歌:出海


我们喜欢

借别人的船出海

借别人的网打渔

甚至只是立在岸边

等鱼满仓 热烈鼓掌

坐享归航日的收成


自己的船在码头搁浅

锈迹斑斑

别人的船在海的深处

乘风破浪


没有亲自掌舵扬帆

没有历经日晒与风浪

大海不认识

一个站在陆地上的船长


诗歌:孩子



孩子 你还会去追逐蝴蝶吗

记住旋转木马上的笑脸

孩子 你还会与夕阳挥手再见吗

把自己奇异的梦境画下来


孩子 妈妈有没有留意你的伤心

你的书包装满作业与成绩

孩子 老师有没有提醒你的排名

你的同学没有迟疑疾步前行


孩子 你还相信童话的美妙吗

就像期待圣诞老人的降临

孩子 你还在睡前朗读诗歌吗

就像梦见来到彩色森林


孩子 你关心过一段友情是否凋零

幼年的小伙伴渐渐没了联系

孩子 你注意到一位老人是否离开

人世间的温情都结出了冰


孩子 请不要忘记

你雪莲花一样的梦想与初心

允许偶尔停下你的匆忙

在生活的缝隙里 

倾听自然快乐的声音


诗歌:窗外的树



玻璃窗是你的画框

会长叶子的画 谁是画家

从来没有艳丽的花 

只把绿色装点冬季的萧瑟无华


你来自一只野鸟的馈赠

或者南风的一次停留

你攀上了墙头 到了二楼的窗口

大人说阳光被树挡住了

孩子说叶子都被照亮啦


隔着玻璃 你看见孩子的笑脸

玻璃是冷的 目光十分温暖


诗歌:锄头



我不会种田 拿不稳犁与锄头

你却说我像农民 只会弯着腰

盯着自己的田  一锄头一锄头

我缺乏想象力和勇敢

把生活只看成田边的小水沟

有雨水时丰沛 干旱里耐心等候


我不认识什么花结什么果

什么时候栽种和收获

我认识一位老农民

他教我今天垦这一垄 明天垦那一垄

慢慢的 把所有日子播种


诗歌:鱼



你的爱情像鱼

在水里  有许多气泡与幻影

你的鱼从来不咬钩

那些诱饵都不屑一顾

在默默等着什么

好像又无所谓水面上的期待

想象中的爱情也许再也找不回

昨日见到的不是今天的鱼

那条鱼忘记了你坐的岸边

七秒记忆温暖瞬间

爱情像潮水一样来临和退却


诗歌:神话



这个世界有太多神话一样的传说

投入一朵云而后爆炸 蘑菇从天而降

所到之处只余下对云端的仰慕

赞美与笑脸像布满天空的彩虹


伏在地上的都是昨夜的残骸尘埃

他们早已经被众人嘲讽甚至忘记

这个世界有太多功利现实的冷酷


从云端跌落是一种极速

如烟花的闪耀 如彗星的掠过

所有的眼睛都没有记忆力

他们只记住最华丽最虚幻的刹那


所以  不要朝拜 恳请尊重

曾经的努力中都有一个理想在燃烧

曾经的燃烧付出灵魂与血肉


神话在明天就可能成为传说

这个世界却固执的相信神话


诗歌:蓝瓶子





幸福在于一个充满感觉的过程

把所有的墙打开 把所有的灯擦亮

窗外爬满叶子与花朵


让阳光将琴弦上的指尖穿透

让女孩愿意坐下来忘记时间

在朦胧的画里找见影子

在清澈的目光里看见自己


灵感都装在蓝色瓶子

折射太阳的光芒

再把一点暗恋与神秘加进来

那块糖可以化开内心的苦涩


幸福在于一个感觉到温暖的过程

夜晚有一颗初心在为你轻唱

天亮有一个藏梦的地方


诗歌:下半场



人生如果还有一个很长很长的下半场

那要一个庄重的开幕仪式

把年轻时的理想从箱子里翻出来

把断了弦的老吉他拿去补上

还有一封信要写

写给自己的少年和来年

所有的遇见都是阅历没有任何遗憾

 

额头的皱褶是思索的波纹

晶亮的头顶泛着成熟的光芒

中年男人无所谓帅与丑陋

沉稳的心如峰顶的石头

有另一条路在前方

别样的心情与风景

停下来只需换一种脚步

 

下半场也许更多是慢慢的行走

慢慢的行走有点寂寞甚至蹒跚

诗意却蔓延在坚实的心头

 

没有什么可以阻拦

远方像大海一样宽广

或许只要一个简单的仪式

在田野在山路在孤岛

将一把割草的镰刀擦亮

将一朵花插在桃花源的渡口

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水中央


 


诗歌:所处




一块石头落入峡谷

它照不见了阳光


一棵野树移栽都市

失去山林的清净


一座庙宇香火太旺

人声鼎沸里听不见禅音


一条河渠填塞成了道路

曾经的水声都深埋地底


一朵小花开在岩缝里

绽放生命的色彩


一座孤岛在海的尽头

旅行者梦想的圣地


一颗灵魂藏于智者的胸怀

思想的风在云端


一个人安于自己的内心

他的面前海阔天空